2018德州扑克比赛赛程|德州扑克筹码

撒币游戏们的过山车:从一掷千金,到不值一钱

但直播答题的本质,其实还是互联网公司花钱买流量。由于常规模式的流量采买转化为用户成本越来越昂贵,直接把钱变个花样给用户,流量成本反而要便宜地多。

【GameLook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GameLook报道/“我答题赢了2万美元,但现在都没收到奖金,希望大家能帮我转发并@HQ Trivia,要是搞错了我就删除这条推特,并给所有转发的网友发100美元。”

7月9日,答题用户Alex Jacob在推特?#25103;?#20102;这么一段话,按照他的说法,自己在6月10日在直播答题应用HQ Trivia举行的一次答题直播中取胜,获得了20003.2美元的奖金,但迄今一个月过去,自己账?#20808;?#27809;收到一分钱。

这么一个大瓜引发了媒体的报道,HQ Trivia很快坐不住了只能跟媒体解释,表示99%的奖金会在48小时内发放,只不过有的兑奖可能会延迟长达90天,可能公司正在调查Alex Jacob获胜是否公平,因为对方是一名擅长此道的半专业选手。

根据HQ Trivia的说法,自上线以来,HQ Trivia已经向所有获奖者支付了总计625万美元。

尽管有损信用,但这场风波并不是HQ Trivia面临最?#29616;?#30340;,今年以来,HQ Trivia连续受到前CEO去世、员工联名请辞新CEO、下载量下滑92%、裁员20%等消息重创。

但在直播答题应用始祖岌岌可危之前,国内答题应?#33804;?#26089;已集体阵亡一年之久(对,你没?#21019;?#20165;1年),HQ Trivia危机是一个必然迎来的标志性事件。它提出了很多问题,但最后一个问题必然是:直播答题热闹过后,究竟带来和留下了什么?

快速撒币、快速蹿红、更快速“凉凉?#20445;?#22914;今直播答题已绝迹

2018年初,国内互联网上刮起了一阵不小的风?#20445;?#30001;王思聪以“我撒币,我乐意”名义推荐的直播答题应用《冲顶大会》一炮而红,并连带让映客的《芝士超人》、西瓜视频的《百万英雄》、花椒的《百万赢家》等一批直播答题应?#23186;?#20837;人们视野。

进入下半场的移动直播、大战正酣的短视频应用,甚至许多原本与直播不相干的大中小公司,都纷?#20934;?#20837;这场直播答题的风口当中。鼎盛时期,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总榜前三都由答题应用占据。

同?#20445;?#30452;播答题应用很快突破“双百万?#20445;?#21516;时在线人数破百万,单场奖金破百万)。根据今传媒统计,2018年1月18日《芝士超人》晚9:30场,就撒出300万奖金吸引了480万用户参加。

不过,原本摩拳擦掌,准备趁着2018年春节大干一场的直播应用,很快被踩了一脚急刹车。

2018年2月14日,也就是春节的前两天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《要求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》的通知,提出五条具体要求,其中《视听许可证》和主持人需有广播节目主持人条件两条,让一众直播答题应用掉入冰窟,纷纷进入“升?#27573;?#25252;”状态,全国人民过了一个没有直播答题的春节。

被施以镣铐的直播答题自此一蹶不振,如今,各类答题应用基本绝迹,零零散散的反而是各类“辅助”软件居多。能够搜索到的几款,在七麦数据中下载量级甚至已经低到无法统计。

其中,直播答题应用蹿红的导火索《冲顶大会》,官网也变成了一款名为《抢手》的竞猜折扣价格的新应用。尽管UI没有太大变化,但已经再难复刻当初《冲顶大会》盛景。

没有监管?#19981;?#19981;长,“始祖”人气跳水又裁员

从这一角度看,难免有人会说,直播答题的失利并非人之过、?#30340;?#24773;势使然。但是,即便没有因为乱象频出引发监管调控,直播答题前景可能并不会太明朗,国内所有直播答题应用的“原始模板”HQ Trivia今年的溃败,其实大概率是直播答题应用,在另一条未被监管规制的世界线的未来。

HQ Trivia于2017年8月在iOS?#25103;⒉迹?#28216;戏采取了答题闯关的形式,与许多?#30475;?#30340;答题游戏不同,HQ Trivia的闯关模式由大量玩家同时参与,并且有主持人念出题目、调动气氛。每天,HQ Trivia会在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点和晚上9点开设两场,奖金在200美元到40万美元不等,奖金由答完所有题目的玩家共同?#25103;幀?/p>

2018年3月,也就是中国答题应?#33804;?#20891;覆没后,HQ Trivia到达了自己的人生巅峰——238万同时在线。之后,HQ Trivia频频陷入麻烦之中,随着玩家新鲜感过去,HQ Trivia排名一?#26041;?#20302;,开始推出HQ Sports、HQ Words等衍生产品救场,不过此类产品都昙花一现。

2018年12月,联合创始人、也是刚刚?#20808;蜟EO不久的 Colin Kroll被发现用药过量离世,另一名联合创始人Rus Yusupov再度接任CEO,因管理不善不受员工待见,被所有35名员工联名向董事会要求其下课。期间还发生了主要主持人Scott Rogowsky辞职事件。

根据Sensor Tower的统计,相比去年同期,截至6月HQ Trivia每月下载量已经缩水92%。最近HQ Trivia更被传出裁?#20445;?#22823;约有7名员工被裁,占总员工数比例20%。换言之,HQ Trivia?#31350;?#24050;经缩小的不到30人团队,要实现逆袭已十?#25527;选?/p>

打折流量一锤子买卖,转?#24067;?#36893;的低含金量“风口”

国内直播答题的诞生,是中国厂商将海外成功产品模式搬至国内的过程,加上?#34218;?#31572;题早年已经被《开心辞典》《一站到?#20303;?#31561;众多电视节目验证,互联网占据了用户原本看电视的时间,却没有产出对等的内容,这一需求也被?#20013;?#25918;大,直到直播答题应?#23186;?#20854;释放。

但直播答题的本质,其实还是互联网公司花钱买流量。由于常规模式的流量采买转化为用户成本越来越昂贵,直接把钱变个花样给用户,流量成本反而要便宜地多(如数百万奖金带来数百万用户,1、2块一名用户简直像做?#21361;?#22240;此,许多直播平台、短视频和信息流应用,一开始就没有考虑盈利问题,只要人气高就好。

不过由于直播答题模式简单?#30452;?#25746;币?#26412;?#34892;,门槛极低、竞争激烈,很难培养起用户?#39029;?#24230;。想要实现差异化的厂商,在快节奏的竞争中也很容易走弯路,?#28909;?#26377;的引进赞助把“答题大会”做成了“广告大会?#20445;?#26377;的搞UGC结果题目内容敏感踩了红线,大部分的对作弊行为没有什么办法、引导了不良的风气。这些作为,其实在广电通知发出之前,就已经被《人民日报》等多家官媒点名批评。

等到风声过后,一部分平台刨去现金奖励,重新涉足直播答题玩法,但人气与2018年初动辄数百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

回过头看,直播答题与其说是一个新的风口,莫过于说是一次一次性的流量大甩卖,各式产品注定只能享受到部分红利,因此以独立App进场的都蒙受了不小损失。

反而没有全身心?#24230;耄?#20165;在原有应用中加入直播答题功能的应用,收益最大。目前来看典型代表就是短视频中的?#20817;簦?#19981;过归根结底,?#20817;?#30340;成功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,直播答题带来的帮助究竟有多少,还很难说。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互联网行业,未来,这种短暂却极具迷惑性的“风口?#20445;?#25110;许还会有很多。

本文为GameLook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kpwe.tw/2019/07/365155

关注微信
2018德州扑克比赛赛程 安徽时时结果 电竞博彩app有哪些 福建时时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app下载 黑龙江时时开奖时间 10个码二中二多少组 官方通比牛牛下载 快三豹子最佳规律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 28赌博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