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德州扑克比赛赛程|德州扑克筹码

奇葩游戲”喜+1″:一只征服世界的鵝啥模樣?

“游戲讓玩家成為英雄、救世主甚至是神,但沒有什么比《大鵝模擬器》更純粹。”

【GameLook專稿,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GameLook報道/ACG文化里,一直流傳著“宅男戰斗力=0.5鵝”的說法,寓指面對大鵝,兩名成年男子才有一戰之力。坊間傳聞也一直渲染鵝這種農村隨處可見的家禽的兇猛,久而久之,“鵝”甚至成為一種戰斗力計量單位,令人聞風喪膽。

別說宅男,狗也不好使

可不止是中國人這么覺得,事實上天下苦鵝久矣,特別是境內所有天鵝屬于王室財產的英國,人們更是敢怒不敢言。最近,澳大利亞獨立游戲工作室House House就制作了一款游戲《大鵝模擬器》(Untitled Goose Game),以英國小鎮為藍本,講述了一只無惡不作的大鵝,如何毀掉居民平靜生活的故事。

游戲的目標十分簡單,玩家扮演一只游手好閑的大鵝,通過到處惡作劇的方式捉弄無辜的居民。這么一個荒誕的黑色幽默游戲,居然很快引發人們共鳴成為一匹黑馬,迅速登上Switch商店英國和澳大利亞下載榜首,個別試玩視頻播放量突破500萬,并引發CNN、BBC、《衛報》、《紐約時報》等大量媒體爭相報道。

有的還是跟蹤報道

由于PC版本由Epic商店獨占,雖然Steam版本還要等到2020年,但中國玩家也不可避免被大鵝征服。B站上幾乎所有頭部游戲主播都制作了相關實況視頻,不少播放量均在百萬級別,大鵝壓迫力恐怖如斯。

兩周200萬美元收入,人氣、口碑、事業三豐收

9月20日,《大鵝模擬器》正式在Epic商店、任天堂Switch上發售,工作室沒有公布游戲具體的銷量,但透露頭兩周已經超過10萬下載,換算游戲發售后兩周內最低收入約為200萬美元,折合人民幣1400萬左右。

游戲宣傳視頻:

對于這一成績,House House感到非常意外,因為原本對《大鵝模擬器》“期望不高”。

在官方描述中,《大鵝模擬器》是一款“鬧劇式的潛行沙盒游戲”,游戲特色也只有簡短的三句話:一只可惡的大鵝(也就是你)、一心向往美好生活的小鎮居民(你恨他們)、*專門的鳴叫按鈕(!!!)。

《大鵝模擬器》具體內容也的確如介紹所言,進入某一場景后,一張便簽紙會告訴玩家要完成的任務,比如淋園丁一身水、偷鑰匙、把釘耙丟進水里等等。游戲還專門設計了一個毫無意義的鳴叫按鈕,每按一次大鵝都會發出魔性的叫聲,讓小鎮居民抓狂。

當然,得益于沙盒游戲的高自由度,玩家也可以不理會任務,按照自己的喜好在小鎮中搗亂,偷東西、把無辜的小男孩鎖進電話亭只是基本操作,搶內衣、啄屁股,甚至設計一連串的連環套,把人耍得團團轉,都是大鵝的拿手絕活。

可以說,除了好事,咱們的主角大鵝什么都敢做。

游戲中的小鎮并不大,因此《大鵝模擬器》整體流程約在數小時左右。根據工作室成員Nico Disseldorp的觀察,玩家普遍在4小時左右就能通關。

4人小組打造無“鵝”之談,靈感來自表情包

研發商House House是一家位于澳大利亞的獨立工作室,工作室規模只有4人,此前一直依賴當地機構Film Victoria提供的資金支持。按照團隊成員Nico Disseldorp的說法,工作室制作第一款產品Push Me Pull You時甚至沒有花自己的錢。

工作室成員左起Michael McMaster、Stuart Gillespie-Cook、Jacob Strasser和Nico Disseldorp

而在第一款游戲之后,有一天,工作室成員之Stuart Gillespie-Cook在協作工具Slack中發了一張鵝的表情包,并以戲謔的心態說“我們用這個做一款游戲吧”。沒想到,半開玩笑性質的舉動得到了其他成員的支持。

2017年10月,House House在網上發布了一則簡短的游戲預告片,更令人沒想到的是,預告片火了,很快獲得了50萬播放量。經過兩年的籌備,《大鵝模擬器》成功面世,并取得了對一款獨立游戲而言最好的開局。

接下來,House House準備把《大鵝模擬器》移植到更多平臺,包括PS4、Xbox上,不過具體計劃尚未成型。

關于靈感來源,有玩家認為《大鵝模擬器》中的連環機關設計,模仿了《殺手47》系列中的模式,國內玩家則更多把《大鵝模擬器》和另一款以動物為主角、風格同樣瘋癲的沙盒游戲《山羊模擬器》做比較。

House House承認的確有借鑒《殺手47》中的設計,但在工作室自己看來,《大鵝模擬器》的靈感來源其實是第一款3D化的馬力歐產品《超級馬力歐64》,因為主角都可以隨心所欲地在游戲世界中跑來跑去。

但最有趣的部分在于,House House所在地墨爾本并沒有鵝。不過工作室敏銳地發現,生活在鵝附近的人們與鵝有著非常特殊的關系——他們通常非常害怕鵝。“人和鵝的關系就像我們與討厭的人的關系”,你很討厭它,但又那它沒辦法(保護動物)。

荒誕溫和的黑色幽默,讓玩家做無傷大雅的壞事

《大鵝模擬器》沒什么高深的道理,玩家也不否認《大鵝模擬器》“愚蠢”,同時又很享受這種釋放低級趣味的感覺。除了人氣,《大鵝模擬器》口碑也不錯,眾評網站Metacritic上《大鵝模擬器》分數是81分。

自由作者Eric Ravenscraft認為,人們之所以在游戲中享受成為惡人的自我滿足感,在于《大鵝模擬器》中看似的反社會行為更加中庸,讓玩家享受打破規則的快感同時,帶來的負罪感更輕。

比如GTA中,玩家可以實施明顯有礙社會倫理和法律的行為獲得爽快感。盡管成年人有辨別虛擬和現實世界的能力,但輿論總會認為現實生活中玩家的行為會受此影響,玩家享受到的依然是有限度的樂趣,有一定心理負擔、不是那么純粹。

但《大鵝模擬器》不同,一方面,游戲的主角是鵝而不是人,人們的道德代入被大大削弱,就像工作室成員Nico Disseldorp所說,鵝獨立于人類的道德觀念之外,況且玩家本來就喜歡在游戲中各種惡搞。而且再惡劣的惡作劇,實際上影響也沒有那么壞(玩家OS:動物偷件內衣而已,還能世界毀滅不成?)。

主播試玩視頻:

換言之,打破規則可以獲得快感,特別是不用玩家承擔任何物理或者心理上的后果時,這種快感來得尤為強烈。

Eric Ravenscraft進一步援引心理學博士Rachel Kowert觀點指出,即便在虛擬世界中,玩家選擇一般不會脫離現實世界影響,傾向扮演圣人。比如多線結局的《質量效應3》,研發商Bioware統計有三分之二的玩家選擇做一個好人。

IGN的評論可能歸納出了《大鵝模擬器》另一個受歡迎的原因:“游戲讓玩家成為英雄、救世主甚至是神,但沒有什么比《大鵝模擬器》更純粹。”

純粹的歡樂,正是《大鵝模擬器》所賦予玩家的。

就像利他主義者從自我犧牲的行為中獲取滿足感,本質上仍然是利己主義者一樣,游戲給予玩家的體驗、情緒可以多樣化,但無法離開帶去滿足、快樂的本質。某種意義上,《大鵝模擬器》活出了一款獨立游戲應有地模樣,也有幸取得了應得的成績。

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skpwe.tw/2019/10/372859

關注微信
2018德州扑克比赛赛程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广西快三 大小单双分布图 吉林时时彩开奖公告 北京pk10 体育彩票大乐透预测号 排列三走势图带 诈金花源码 甘肃11选5 jdb龙王捕鱼脚本